全国统一热线:0411-87628508
市场研究公司视角:工业4.0
您当前做在的位置:首页>资讯中心 > 艾威阁林视角 >

我们中国制造2025里面非常详细的规定了发展方向,这个发展方向和美国德国有异曲同工之妙,但是我们就缺对于中小企业的保护。

我们的中小企业是我们整个中国制造的核心中的核心,以数量而言,中小企业数量占到所有工业数量的99%,他们提供了50%的GDP,提供了60%的税收,而且全国65%的专利来自于中小企业,75%的发明与创新来自于中小企业,85%的新产品研发来自于中小企业,可见中小企业是多么重要的这么一个阶层。
目前情况非常的困难,我们中小企业这几年没有受到政府的特殊保护,主要表现在以下三点。第一中小企业融资难。根据2015年三月份经济参考的报告显示,中小企业以浙江为例,能够从银行渠道获得资金的就占1%,剩下80%必须使用高利贷。第二个困境是税收没有优惠。根据2014年4月8号国家会计学院所做的中小企业学术发展报告显示,新三板所得税是32%,主板24%,所以我们的税收对中小企业毫无优惠。而且根据1447家中小企业所做的调研结果显示,17%获得某种税收优惠,83%没有任何的税收优惠。第三补贴培训完全没有。
不仅我们的中小企业没有受到保护,而且又因为错误的两次四万亿让我们的经济欲加困难。两次4万亿之后,中国经济目前什么状况?
第一,2008年2009年货运增长率,2008年是3.7%,2009年9.5%,为什么?金融海啸的时候我们强烈推出第一个四万亿,所以到了2009年增长率变成了9.5%,2010年变成了6.6%。可是到了2012年经济再次箫条,增长率变成负1.9%,我们这个时候又推出第二个四万亿,但是总体是下滑的,去年铁路运输增长率负7.2%,到了今年下行压力更大,变成负11.5%。由这个数据我们可以看得出来,中国企业目前的困难。
第二,火力发电增长率,2008年、2009年火力发电是最低分别是2.47%以及6.91%,推出第一个4万亿之后增长率提高了,2010年的时候是11%,2011年是15%,可是到了2012年继续箫条变成0.57%,这个时候推出第二个4万亿拉高了,2013年变成9%,在这之前如果不算2007年、2008年以及2012年的话增长率差不多平均在12%左右,两位数的增长,可是从2013年、2014年开始大幅下降。去年2014年负0.7%,今年前五个月负3.1%。所以今年我们经济更加困难。
第三,工业用电增长也是一样,2008年、2009年最差的,分别是4.52%以及5.77%,推出第一个4万亿之后增长率回来了,分别是2010年的15%以及2011年的12%。等到2012年又开始箫条了,只有4.4%。可是到了2013年之后又开始下降了,去年是3.7%,今年前五个月是负0.8%。这个就证明我们没有发展制造业本身的同时,又进行两次4万亿的做法的确是目前造成经济下行压力的最大变数。
另外,从2012年5月份开始每一个月制造人数都比三个月少,一直到今年的5月份,这证明我们制造业由于政府不注意保护是日加困难,所以导致今年中国经济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,而这正是为什么股市会给卖空者这么大机会的原因所在。由于股价上涨、经济下滑,这就是做空的最好机会,这一切问题就是我们不发展制造业的结果。
我们提出中国制造2025这个概念之后有没有哪个省市在这个方面执行的比较彻底的?有!我觉得重庆目前做的是比较不错的,对此我称它为黄奇帆模式,这个模式基本上也叫做三板斧政策。
第一板斧减少审批,以医药业为例,重庆医药行业并不发达,原因是审批过多,所以他们推出第一板斧减少审批,使得新药物上市的概率增加,因此这几年重庆医药行业的发展增长幅度都在20%、30%以上。
第二让资本市场能够扶持制造业的发展,这些事项由重庆市政府牵头。比如,他们为了发展8.5代的液晶面板找了一个全世界第五大的公司来做,但是这个公司没钱,重庆市帮他搞了定向征发,找重庆市的十大产业总共提供200亿的资金,银行再借100亿总共300亿发展8.5代的液晶面板。目前取得的最大成功是这200亿的钱取得100亿的股份。本来是2块钱一股,现在变4块钱一股,所以这100亿股份到最后搞了200亿的利润出来了,然后发展液晶面板的下一级企业,所以这就是政府牵头的好处,让资本和市场结合在一起。
第三重视知识产权,以石墨烯为例,重庆市是全世界石墨烯手机的制造商,也是全世界、全中国最重要的石墨烯的研发生产基地,为什么做的这么快?因为中科院做石墨烯的研发人员专门入股,拿了30%的股权,因此14个月之后就推出产品了。所以重庆不是政府来做,而是通过一减少审批,二定向性的帮助企业减少融资,三保护知识产权等方法推动中国制造2025,我觉得黄奇帆模式值得我们各省市做个参考。
我七年前的呼吁在2015年得到了回响,我个人表示乐观之余,建议我们政府要学习美国跟德国的发展,对于中国制造2025,要分两步走,不是先做中国制造2025,而是回归到第一步,能够先救助我们中国目前困难的中小企业,这步做好之后再做第二步,只有这样我相信我们中国将来有机会成为制造强国。


大连艾威阁林市场研究有限公司  版权所有           联系我们